• iflora 中国高等植物资源和DNA条形码物种鉴定数据库公共服务平台

高山红豆杉

高山红豆杉

Taxus florinii

中文名

高山红豆杉

拉丁学名

Taxus florinii Spjut

鉴别特征

该种与喜马拉雅红豆杉相近,但本种多为灌木状乔木,芽鳞片三角状卵圆形,多数鳞片在在小枝基部宿存,叶条形或披针形,顶端微急尖,叶背气孔带有8-11列排列较密的气孔,易于区别。

形态描述

灌木或乔木,高达20米,树干单轴分枝,常在基部多分枝,胸径达0.9米。树皮薄,淡红色或紫褐色,裂成条状或不规则片状脱落。带叶小枝细长,圆柱状,叶基下延处有细槽。顶芽卵圆形,芽鳞三角状卵圆形,棕色,覆瓦状排列,部分鳞片在新生枝基部宿存。叶在小枝上螺旋状着生,有短柄或近无柄,较密集地排列成两列,与小枝的夹角多为60-90度;叶条形或条状披针形,多呈“S”状(sigmoid),或直或镰状(falcate),长(1.2-)1.9-2.8(-4.2)厘米,宽(1.8-)2.2-2.9(-3.6)毫米,从基部至中部以上变窄或叶缘平行,革质;基部楔形,不对称,先端微急尖,具明显的突尖头,叶缘平,几乎不外卷。叶近轴面深绿色,有光泽,中脉凸起,0.2-0.3毫米宽,叶远轴面为浅绿色,有两条黄绿色气孔带,中脉带密被乳头状突起,与气孔带颜色不同,无光泽,叶缘带与中脉近等宽或更宽,无光泽;每侧气孔带具气孔8-11列,较密集排列成不规则线型。雄球花腋生,单生,在可育枝两侧排成行,卵形,长5-6毫米,宽3-4毫米,具短梗。小孢子叶8-14枚,盾状,各具4-6(-8)个花粉囊。大孢子叶球腋生,单生,近无柄。假种皮初为绿色,覆盖种子的下半部,成熟时短时间内发育成杯状肉质红色假种皮,长8-11毫米,宽7-9毫米。种子卵球形,微扁,具二钝棱脊,先端有突起的尖头,长6-8毫米,径4-5毫米,成熟时褐色或黑色。

模式

Taxus florinii Spjut, J. Bot. Res. Inst. Texas 1 (1): 222. 2007.Type: CHINA. Yunnan: Litiping between Likiang and Weihai, tree 17 ft, in mixed forests by stream,11 Oct 1939, R.C. Ching 21980 (holotype: A).

生境

高山红豆杉局限分布于横断山南段(澜沧江和怒江分水岭以东,洱源以北,冕宁以北地区),生长于海拔2700-3300的高山针叶林或针阔混交林中,零散分布或作为优势种生于林下,喜欢较为开阔的生境,如峡谷、溪流和林缘,比较耐寒。

分布概况

中国:云南西北部、四川西南部。Spjut(2007)认为该种分布到了新疆,这是错误的(新疆不产红豆杉)。他在文章中将西康省(建国前的一个省,今云南西北部和四川西南部交界一带)误写为新疆。

系统和演化

Möller等(2007)通过对中国红豆杉属植物馆藏标本的形态性状主成分分析,发现分布于云南西北部的部分标本并不是喜马拉雅红豆杉,可以代表一个新的种系(Hengduan type)。Spjut(2007)据此描述了新种高山红豆杉T. florinii Spjut。FOC(1999)认为分布于云南西部部及四川西南部的红豆杉为喜马拉雅红豆杉。Farjon(2011)在对红豆杉属修订时,也没有承认该种,将高山红豆杉处理为喜马拉雅红豆杉的一个异名。但高山红豆杉的种级地位得到了基于形态学和分子证据的强烈支持,是一个独立的“好种”,为中国特有(Gao等,2007;Liu等,2011,2013;Möller等,2013)。群体遗传学的研究表明,高山红豆杉很是一个自然杂交种,其父本为喜马拉雅红豆杉,母本为红豆杉,该种的许多形态特征介于两个可能的亲本种之间,地理分布上也位于两个亲本种之间,部分形态性状可与亲本种相区分。

濒危等级

高山红豆杉局限分布于云南西北部和四川西南部的界地带,分布范围较小。该种通常零星分布,但有时也是针叶林中的优势种(如德钦县云岭乡永自村居群)。高山红豆杉的自然种群通常较小,自然更新较弱。高山红豆杉作为抗癌药物紫杉醇提取的重要原料,过去几十年约80%的野生资源遭受到破坏。由于商业利益巨大,现在仍经常发生被盗采事件,且大部分已知种群不在保护区内,保护形势严峻。可能由于高山红豆杉生长缓慢,人工栽培的红豆杉中基本上没有高山红豆杉。根据 IUCN的评价标准,将高山红豆杉的保护级别列为濒危(EN)。
热门搜索